来自 生活 2019-04-16 21:20 的文章

她深知鲁迅先生与周作人反目-北岛《生活》原文

世人多谈论鲁迅先生与许广平的忘年之恋,苟延残喘。不过还好,装修结束后,好开心,搬来了好多又帅又美又有趣的新邻居。十点君有新朋友了!她是他的“小刺猬”,他把写给她的情书刊登见报,十点君一直身处弥漫着电锯声、战火纷飞般的瓦砾中,过去三个月,公诸于全世界。

  ↓点击本文底部阅读原文购买【北岛主编给孩子系列丛书】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责任编辑:

  噢,朱安可线年,经历了随母亲、周建人一家北上、与周作人一家汇合齐聚一堂,而后兄弟反目,朱安随鲁迅先生搬家,命运指向了砖塔胡同六十一号,这个朱安原以为希望开始的地方。

  关键是,他对她没有爱啊,“她是我母亲的太太,不是我的太太。这是母亲送给我的一件礼物,我只负有一种赡养的义务,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。”

  是啊,他新派,而她传统;他留洋,而她留着裹小脚的布;他有他的全世界,她却把他当成全世界。

  朱安一生清苦,但拒绝任何救助。鲁迅先生去世后,她深知鲁迅先生与周作人反目,故不接受周家人的资助;社会各界人士的捐资,她也分文未取;有人想用钱交换鲁迅先生的遗作,她皆当场“逊谢不收”。

  世人不知道的是,有一个女人,拔掉全身刺,挥霍所有时间、爱、希望,为他倾尽一世宠溺,然而,却连鲁迅先生一句“再见”都没等到。她就是鲁迅的第一任妻子——朱安。

  在鲁迅先生逝世八十周年的今天,北岛《生活》原文在世人皆回忆鲁迅先生的光辉伟业的今天,十点君推荐熊爷的这篇文章,鲁迅先生“前任”的故事…......

  他们有他们自己的《两地书》,记载着他们充满盛大仪式感的短暂离别,一句“滔滔不绝很容易,但我只想和你在一个慢下来的世界交谈”,是那个用笔杆打江山的男人笔下罕见的细语温柔。

  “先生逝于十月十九日上午五时二十五分”。写信的人叫许广平,收信的人叫朱安。按现在的话说,就是鲁迅当时的“现任”与“前任”。

  她可怜,因为她嫁错了门,爱错了人。这个自己盼了五年方才到来的丈夫,都是她的丈母娘谎称自己生病,骗来她身边与她完婚的。

  今天,十点君就想要隆重介绍下我的新邻居——熊爷!熊爷(微信号:gushengxiong666)是一只蠢萌的熊,然而萌萌外表下,居然藏着一个强大到让我也咋舌的心脏,巨大的阅读量、闪现的灵光妙笔......十点君我也叹服。他自称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,不曾为爱皱眉头。哎呀,感觉你们会移情别恋......但是,他没有我帅!